另一种胶片的乐趣-宝丽来 SLR680的使用感受

80以后的这几代人,恐怕对于即时成像胶片的印象都是富士的instax系列,对于宝丽来,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什么网站中偶尔看到过这个牌子,但是就像Rollei一样,属于传说中的品牌了。
其实相机的历史上类似的品牌不少,现在大家谈到相机,只知道佳能、尼康、sony、富士,却没人知道雅西卡、京瓷、玛米亚、禄来、柯尼卡、美能达等也曾经在相机发展史占有一席之地的品牌了。
Polaroid宝丽来也一样,在没有富士的instax以前,它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即时成像的相机,横扫时尚界,包括很多艺术家使用它出了很多影集,我觉得最为大家熟知的应该就是安迪.沃霍尔(Andy Warhol)的那本Polaroid吧。
Andy Warhol
具体宝丽来的历史网上有很多的文章了,我就不啰嗦太多,说回今天的主角,宝丽来SLR680。
SLR680实际是宝丽来SX-70系列的最后一代,虽然后面还有SLR690,但是那实际是因为日本复古潮流的发展,日本宝丽来委托日本富士生产的了,内部的电路结构使用富士的电子设计,但是镜头和外观区别很小。决定一张照片最主要的光学素质的,就是镜头和底片,既然镜头一样,底片也一样,所以这两个机器的成像区别应该不会太大。
680的官方信息如下:

名称: SLR 680

生产日期:1982 – 1987

大小:2.5cm×24.5cm×10.5cm(折叠时)

镜头:116mm/F8

对焦距离:26cm~∞

快门:5秒~1/180

对焦:手动/声纳对焦

680继承了SX-70的形态,自带了闪灯,并使用600的相纸。当时价格$265.00。

SLR680的前缀里,SLR的意思,就是折叠单反的意思。不管是这机器的折叠外形设计,还是使用的声呐对焦,放到现在都是黑科技的感觉。他的镜头是116mm,不过因为底片大小远比我们常见的胶卷底片大,所以折算成我们习惯的35mm的焦段,是45mm的镜头,而虚化效果应该等效为F3的光圈,相当于一颗大光圈的标头,自然也会有不错的虚化效果。而26cm的最小对焦距离,更是保证了一些近拍的效果。声呐对焦从使用的感受来看,也是非常灵敏,从使用感受来说,估计机器只是相当于中央对焦,与中央重点测光这一种方式。

机器折叠起来就是一个长方形的平板,不过确实长了点,说不上好携带。一面上有个小突起,就是取景器的位置,也是打开折叠机器变形的关键机关。另一面则能看到闪光灯以及和蜂窝一样的声呐对焦系统,还有经典的宝丽来🌈标。

将机器从折叠状态打开成工作状态后,后面会显示出取景器,下面还贴着贴纸提示,建议一直使用闪光灯。取景器是光学取景器,不算大还算明亮,戴着眼镜看并不方便,也没有任何的提示信息,不过对焦的结果能直接通过取景器看到画面变清晰。在机器的顶端可以看到一个小红灯和闪光灯的开关,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开关闪光灯,我觉得这还是很有必要的。因为闪光灯直射的效果实在是太苍白了。

机器的正面出了最上面的闪光灯和声呐系统外,最显眼的自然就是大红色的快门按钮,按钮在声呐对焦的状态下,是两段式,不过键程比较短,尤其是对焦的教程,和现在的相机没法比。在图中声呐系统的左边,有一个不太显眼的开关,这就是自动/手动对焦切换的开关,而开关下面的黑色拨盘就是手动对焦的拨盘。从使用感受来说,声呐对焦是很准确也很迅速的,一般不用手动。但是受到本身对焦原理的限制,如果你是对着玻璃或者镜子一类的拍摄,就会遇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切换到手动对焦了。和对焦拨盘对应的,有一个黑白双色的拨盘就是曝光补偿了。

机器的两侧也各有玄机。一侧能看到一个黄色的小按钮,这就是正面那个印着有Polaroid 600 Land Camera的下巴的控制开关,摁下后那个下巴就会打开,然后往里面装或者取相纸。而另一次有一个支杆,向着标识的方法推就可以吧机器从拍摄状态折叠起来。

整个机器的使用操作就这些位置,功能不算复杂,毕竟这个机器和现在的富士instax一样,定位娱乐更高一些。
机器的成像是标准的正方形,现在的Instagram把这个成像比例带火了,在以前,只有中画幅的6X6的相机和宝丽来是这样的尺寸。因为原有的相纸早就停产了,所以现在能买到的相纸,只有后来被The Impossible Project收购后复产的相纸,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相纸也比较成熟,唯一的阻碍就是贵了。。。8张相纸一盒要140左右,折下来每张照片要17.5,比拍中画幅反转片都贵多了/(ㄒoㄒ)/~~
相片的锐度还是不错的,也能看出虚化效果,颜色上是和富士最大的区别,就是偏黄的暖色调,不知道是不是欧美人的审美。富士则是明显的蓝绿冷色调,以后有机会可以比较一下。

多的情怀啥的也不多说,既然玩胶片,自然有自己的感觉,而不接触的,说这些都是玄学。最后再随便贴几张设备的照片吧,欢迎大家有兴趣一起交流。


我的年度十二张照片-2018

拍了这么多年,却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年度照片或者选择,大学毕业以后,每年的年底,都是在忙碌中度过,今年是难得的一个机会,有时间,有空闲让我做这些事情。

回想今年,一年的时间并没有太多的出游,照片数量也没有太多的变化,但是对我而言,却是摄影过程中挺大的一个转折。
* 照片的题材出现了变化。很多年里,我喜欢拍风光,却看不懂人文。渐渐地,我遇到了瓶颈,我知道我不可能拍出好的风景,因为真正的风光摄影师,是用等待和辛苦换来绝美的照片,我既没有时间,也没有这份心性。但是在今年,偶然间听到了一冰老师的街拍课程,让我摸到了街拍的门槛,具体的东西,也许有更深的体会后我可以专门说说。至少这门课,让我明白了怎么看,怎么拍,也让我开始享受人文、享受街拍的乐趣。
* 拍照的细节出现了变化。数码时代开始接触摄影,以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连拍,靠数量,靠后期裁图来解决。今年开始进了胶片坑,每一张都是钱,机器也没有现在那么先进,反而让我学会了如何沟通,如何组织元素。
* 拍照的心态变化。以前拍照很多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拍,觉得拍的不好看,或者别人不喜欢。反而今年更懂了,拍照是为了自己的享受,我喜欢就好了,何必管别人。有了这样的认识,反而更会体现感动我的地方,也反而更被别人认可。

扯了半天有的没得,还是直接贴我自己今年的十二张年度照片吧。


这张照片是在家附近的一个小区拍到的,这对老人也许是夫妻,也许是一对进入晚年才走到一起的恋人,虽然老奶奶带着口罩似乎有些腼腆,但是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在当时触动了我。


这张是公司清晨的操场的景色。来到公司14年,现在做出了离开的决定,情绪很复杂,所以选择了这张照片。我喜欢那时的阳光,喜欢晨练的风景,喜欢这个漂亮的场地,这些都将留在我心中。


这张照片我当时本意应该是为了去拍摄落日,但是偶然间看到了在车流中乞讨的老人。我没办法做什么评论对与错,只是给我很大的冲击。危险、无奈、可怜、可悲、可恨,哪种情绪是对的不得而知。


精致的老式火车的轮子,和跑过的男孩。动与静的对比,却和日常站着的人与开动的火车的动与静相反,是我喜欢这张照片的原因。


三亚海棠湾,海边的风景看似千篇一律,却又总能找到不一样的地方。远处的浮标和近处玩沙的孩子的颜色一样,而停着的两艘摩托艇又和蓝绿色的大海一起,和黄色形成反差。


初春潭柘寺的玉兰,在难得的蓝天下盛开。每次去潭柘寺,我都能感受到平静的力量。


雪天的雍和宫,游人稀少,工作人员靠在一旁聊天。红色的大殿,白色的雪花,反而形成一幅古典画的感觉。


红砖展览馆的一个艺术展览,观众纷纷在其中自拍,原本我觉得大家没有欣赏这个作品,后来我反而觉得,也许有了观众的参与,才是这个作品的真正的样貌。


一个普通的天空剪影,却意外的闯进了一直蜻蜓,所以有时候,好的照片都是意外的产物,很有意思。


巧遇一个学校放学,中国家长与孩子的过马路,手牵手,一带一。我记得我上小学那会还不这样呢。


刚进入数九的北京,穿着加拿大鹅全副武装的人们,和橱窗中商家们放出的盛夏少女的照片有种奇怪的和谐。


一家餐馆的外面,商家做的很有意境,在窗户外面做了一道水帘,覆盖在所有的窗户上。各种窗户向内看,颜色,食客、水流形成了一副有些抽象感觉得画。

今天是个好日子

Togaf的考试如愿通过,分数比我预期的好点,但是更主要是在复习过程里有不少感受,算是对自己这两年转型的一个结论吧。
来张小家伙的照片庆祝一下,这张照可以适马的40 1.4的第一张照片哦!这镜头就是个哑铃。。。。

01DCAC1E-04C8-4909-8BBC-ADE7E65B2C04

适马40 F1.4拍摄

化妆

早起等公共汽车,看见乘客在趁着坐车的机会化妆,现代人的压力可想而知,这些事情都得在上班途中解决了。想想我也是,总觉得没有时间拍照,好在有随身带相机的习惯,虽然是傻瓜胶片相机,不过能记录就好了,还要啥自行车。